笔趣阁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曹家当兴 > 第十六章 许都风雨夜

第十六章 许都风雨夜(1 / 1)

毛毛细雨,悄悄无声地飘落着,像是无数蚕娘吐出的银丝。千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迷迷漫漫的轻纱,将许都笼罩其中;雨确实不大,滴滴答答的,不像是在下雨,倒像是在下雾,天上又是几阵闷雷响过。

从司空府出来后,天空便开始变得阴沉沉的,整个许都也被这种氛围包裹着,曹植站在窗边,听着院中枝叶被雨点击打的滴答声,捏了捏手中的茶杯,嘴角浮出一丝冷笑。

许都城内,丁咸领了两千神机营将士,静悄悄的藏于深夜中,只有偶尔从半空中划过的闪电,才能看的清许都暗藏的杀机。

而李基则领着一千神机营的将士,分散隐藏在许都每一个参与衣带诏的大臣府外,只要一声令下,便会冲杀进去。

“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至重。近者权臣操贼,出自阁门,滥叨辅佐之阶,实有欺罔之罪。连结党伍,败坏朝纲,敕赏封罚,皆非朕意。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卿乃国之元老,朕之至亲,可念高皇创业之艰难,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除暴于未萌,祖宗幸甚!怆惶破指,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令有负!”车骑将军董承府,近百的刺客站于院中,董承亦是如此,借着雨夜,大声朗诵着衣带诏的内容,“天子有诏,望我等刺杀曹贼,重振汉室,而今天下,能够帮到天子的只有我们了,董承在此,感谢诸位义士的舍身相助。”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每一位参与了衣带诏的朝臣家中,当然杨彪府内除外。

“轰隆隆!”伴随着一声电闪雷鸣,数百道身影从各个朝臣府中汇聚到大街之上,又伴随这绵绵细雨,朦胧之雾,消失在黑夜之中。

“报!”曹植府,一位身着甲胄全身湿淋淋的士卒疾步走向曹植面前;此人是神机营斥候,负责传递情报。

“讲!”曹植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杯子,依旧看着院中的枝叶。

“董承、种辑、吴硕、王子服、吴子兰等数十位大臣府中均有异动,除太尉杨彪府外,多则百人,少则数十人,汇于街道,往天子行宫方向去了。”那名斥候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便俯身等待指示。

“告诉李基,待到明日清晨,这些大臣离开府中后,便将这些人的家眷全部抓了;通知丁咸,潜伏在那群逆贼的百丈开外,注意好隐蔽,明日清晨,曹公令下,诛杀这些逆贼。”曹植转过身,看着跪着的斥候,将手中的茶杯递了过去,“天寒了,将这杯茶饮了吧。”

“多谢将军赏赐。”斥候抱拳行完礼,便接过曹植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起身离去。

“好戏开始了。”曹植看着离去斥候的声影,低声呢喃了一句,眼神中锋芒毕露。

与此同时,司空府曹操,也得到了消息,曹操比之曹植,显得更加沉稳,只是淡淡的一句知道了,便回到榻上,再次进入梦乡。

当然,在这许都城内还有一人格外激动,汉献帝刘协,此刻的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宫殿内,激动的热泪盈眶,明日,待到明日,他便可以夺回大权,重振汉室。

鸡鸣声触动了许都的安宁,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许都,街头巷尾的小贩们也都开始为了一天的生计而奔波。

曹操骑着骏马,带着数百亲卫,缓缓的走向天子的宫城,与往日不同,曹操身着甲胄,眼中一片阴沉,今日的许都注定不太平。

董承等人,并未进入政厅,反而全都聚集在宫墙门口,袖中藏着兵刃,全都望着通往宫门的街道,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今日势要诛杀曹贼,而他们并不知道,此刻他们的妻儿老小都已成为阶下之囚。

“来了。”不知道群臣中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立刻握紧袖中的兵刃,看向了曹操的方向。

近了,在近一点,只要踏进埋伏圈,便是取你曹贼性命之刻,所有人都在心中默念着。

然而曹操突然停下了马匹,就在即将踏入埋伏的那一刻,曹操停下了,只见曹操大手一挥,两千神机营将士立刻悄悄靠近了那些刺客,无声无息的抹掉了他们的脖子,当曹操再次缓缓向前走去时,没有一名刺客杀出;尽千名刺客,竟无一人能够踏出两步。

董承惊骇欲绝,在曹操靠近之际,正欲掏出兵刃砍向曹操,却被一旁的许褚一刀刺进了胸膛。

一腔热血伴随着拔刀声,喷洒而出,溅撒到了其他朝臣脸上,吓得所有人都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然而正是这会儿的犹豫,决定了这场衣带诏的闹剧无疾而终。

几百亲卫立刻控制住了所有大臣。

“一群宵小之辈,竟然行刺杀之事,当我曹操是何进吗?”曹操厉声喝道,随后骑着马匹,带着所有大臣进入了宫门之内。

当一名传话的宦官,火急火燎,三步一摔,五步一跪,跌跌撞撞的跑来通知刘协时,刘协彻底瘫软在了地上,六神无主的喊着:“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而董承的女儿,董贵妃,在一旁抹着眼泪安慰着刘协。

“砰!”

突然一声巨响,曹操一脚踹开了朝议厅的大门,这一声巨响惊的刘协再次神魂归附;刘协也顾不得丑态百出,连滚带爬的来到曹操跟前,抓着曹操的裤腿,声泪俱下,“曹司空,曹司空,不关朕的事,朕并不知情,这一切都是董承等人的谋划啊!司空莫要冤枉了朕。”

而吓得跪倒在一旁的董贵妃,听到刘协这般的话满脸的不可置信。

此时的刘协,哪还有半分做为天子该有的尊严与气度;这一刻,为了活命,刘协已经抛弃了一切。

“陛下,你是君,我是臣,天下只有含冤的臣子,岂有含冤的天子啊!”曹操这一刻失望了,在心底里,曹操一直当自己是个汉臣;因此虽然刘协做出了衣带诏这般的事情,但是心底里曹操还是很佩服刘协的,可是当这一刻,刘协跪倒在自己面前,声泪俱下,为了活命而出卖为自己献身的董承时,曹操心中已经明白,汉室终究是亡了。

最新小说: 我在妖魔日本当剑豪 东京开局签到神罗天征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 苟了十年我怎么成海军大将了 在镖人成为传说 海贼之天空龙 万年祖宗不好惹 穿越到灵气复苏三国的我无敌了 我从亮剑开始崛起 完美枪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