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为子建(1 / 1)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一名长相颇为出众的男子,望着星空上挂着的那轮弯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此人名叫曹智,原本父母替他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他能够智慧出众,将来考个好的大学,能够出人头地。

只可惜这个曹智,聪明是够聪明,奈何生性顽劣,喜欢惹事生非,年纪轻轻就和道上的人厮混在了一起,本该好好学习的他,反而阴差阳错的聚了一帮小弟,还因此练了一身打架的本事。

本来这样也不错,哪怕就这样混日子,也就算了,可惜这家伙因为一个小弟送来一尊关公像,前阵子把整本三国演义给读了,此后便迷上了三国,非得拉着平日里交好的兄弟们拜关羽,结拜当兄弟,结果这一拜出了大事,关羽像不知为何正好在曹智拜下去的时候砸了下来,正好磕在了曹智的后脑勺上。

等到曹智再醒来的时候,已然不在原来的时代,也不再是原本的模样,可以说,算得上借尸还魂了,回忆着脑海里原来那个人的记忆,曹智不得不叹了口气,他借的不是别人,正是曹操偏爱那个倒霉儿子——曹植,就是那个最喜欢的女人被自己哥哥骑了,自己的皇位被哥哥抢了,就连自己也被自己的老哥逼得七步成诗。

不过这个倒霉的曹植现在却因为一场病提前退场,把将来要经历的倒霉事都留给了自己。曹智走到窗口看着那轮熟悉而又陌生的弯月,叹了口气,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了李白的诗句。

自己已经回不到自己熟悉的的那个朝代,以前的那具身体已经是过去式了,过去的烦恼事就随他去吧,现如今自己已经替代了曹植,还是该想想以后自己的路该怎么走,在这乱世之中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从今日起,我便是曹植,一个全新的曹植!我会让曹丕把属于我的东西,原原本本的还给我!”心中默默的念叨着,曹植握紧了自己的双拳。

“子建,大病初愈,何不在榻上歇息,在这窗前若是再受了风寒,可就不好了。”一道声响打破了曹植的思绪,门前,一位与现在的自己有几分相似,却少了点文人之气,多了些英气威仪的男子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曹植回忆了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刚刚一直在念叨的坑弟狂魔曹丕,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玛德,长的没我帅,将来却要坑我这么惨,看样子这货是嫉妒我的长相吧。”曹植内心恶趣味了下,便摆出了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颔首作揶道:“二哥。”

“你我兄弟,这夜深人静的,不必如此拘谨,先回榻上躺着。”曹丕急忙上前拉着曹植的手,往床榻走去。

此时的曹丕倒是还没有开启他的坑弟之旅,因此对待自己这个亲弟弟还是特别的好的。

曹植倒也没有拒绝,正好自己还要理一理脑海中的记忆,虽说有个便宜老爹已经开了好头,但还是要好好谋划一番的。

“子建,你早些休息,明日身体好些,我再陪你一同去见父亲,倘若父亲得知你身体康复,必然是极高兴的。”曹丕替曹植盖好被子,说罢,便起身离开;这段时间里,大哥去世,袁绍虎视眈眈,父亲虽然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许都内部却并不太平,母亲卞夫人住在司空府,能够照看自己的只有这个坑弟狂魔曹丕了。

曹植看着曹丕离去的身影,并没有回话,此时的曹丕俨然一副好哥哥的模样,如果不是知道历史的走向,曹植或许真不忍心与自己的哥哥争权夺位吧。

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曹植闭上眼睛,似乎睡着了,曹丕才轻轻的关上房门,只是眼中不再是温情,而是嫉妒;只是在曹丕离开的那一刻,曹植的双眼张开,开着曹丕离开的方向,怔怔出神。

“果然,看来曹丕从小就是个影帝啊!”曹植轻声喃喃道;随即又阖上了双眼,因为他发现,比起曹植,脑海中的记忆里出现了与历史不同的地方。

曹植发现这个三国时代虽然大致上与自己所处的时代相同,但是却也有几处不同之处,比如现在虽然是建安中期(199年),但是甄宓还没有和袁熙成亲,而是待字闺中。而且按照史事,自己的二哥曹丕应该是187年出生,自己应该是192年出生,甄宓应该是183年出生,但是记忆中的曹丕却是185年出生,而自己才是187年出生,甄宓却是185年出生,只比自己大了两岁。

不过除了这些,其余的似乎并没有改变,自己的便宜老爹还是在宛城看上了邹夫人,导致了张绣的叛变,还死了自己的大哥曹昂和猛将典韦;而甄宓与袁熙之间还是定下了婚约,只不过因为甄宓年纪尚幼,婚期被推迟了。(关于袁熙和甄宓的具体结婚时间找不到,我在三国志13中找到了甄宓是201年与袁熙成亲,但是史实上大概是197-198年之间,因为袁熙是在和甄宓成亲之后才去的幽州,所以我把袁熙和甄宓的成亲时间按照游戏里201的设定处理了,而史实上192年出生的自己在甄宓嫁给曹丕,203年时才11岁,十分不科学,因此我也按照游戏里做了修改。至于官渡之战与衣带诏的问题,请参考《军师联盟》。)袁熙此刻去了幽州,当上了他的幽州刺史。

最近自己的便宜老爹因为在着手官渡之战的事,因此忙的不可开交,虽然偏爱自己,但是还是秉承着他以国事为先的原则,此时的曹操也处于自己的关键时刻,官渡之战和衣带诏,这两件事过去之后,那么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真的就成为了北方霸主了。

一念到此,曹植突然发现自己所剩的时间并不多了,首先是郭嘉,算算日子,郭嘉还有7-8年可以活了,得想办法治好郭嘉的病,毕竟在曹操的势力集团里,除了郭嘉,没有人能够与荀彧抗衡,而荀彧这个老家伙联合崔琰演的那场好戏,会彻底让自己远离了世子之位,只有郭嘉,不会注重立长立幼这种传统观念,谁有能力,他就扶谁;还有杨修,这个脑子好但是口无遮拦,而且唯利是图的家伙,自己得和他撇清关系,不然将来肯定被他坑死;司马懿,这货可是一个奇才,不过鹰视狼顾之象,而且将来生个儿子叫司马昭的,还想篡位;而且这家伙好像对自己不太感冒,对曹丕倒是真的用心,这样的人自己到底要不要拉拢过来,还真有些纠结。

想着想着,曹植便慢慢的睡了过去,来到三国的第一个夜晚,虽然平静,但是在曹植的心里,却是酸甜苦辣,人间百味.......

最新小说: 海贼之天空龙 万年祖宗不好惹 东京开局签到神罗天征 苟了十年我怎么成海军大将了 我在妖魔日本当剑豪 穿越到灵气复苏三国的我无敌了 在镖人成为传说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 我从亮剑开始崛起 完美枪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