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九幽(1 / 2)

虽然我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推七门上位,掌控夜暝阁的话语权,但事到临头,看着鹤琦被带走,我心里还是酸酸的,舍不得。

"你说这个节骨眼上,鹤琦被带走,冥王不会把他怎么样吧?"我担心道。

柳伏城嘴上说着:"不会有事的,童心那边会一直盯着的,就算童心说不上话,这不是还有我?我儿子给他冥界跑腿,本就屈才了,他再刁难,就是真的不把我这个龙王爷放在眼里,那我第一个不答应。"

但我从柳伏城的眼神中,还是能看得出来,他也并没有嘴上说的那么洒脱。

为人父母的,哪有不心疼孩子的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都恨不得一起跟着鹤琦去冥界看看才好,但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

鹤琦一走,后山的结界已经破了,我和柳伏城得留下来先处理大巫师这边的事情。

之前白玄武已经冲进后山去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后山缭绕的黑雾已经散开了,我和柳伏城一路往上冲,到了半山腰,就发现有点不对劲,这里没有半点虎符法力催动的气息了。

等我和柳伏城冲进白家陵墓,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根本没有大巫师和白玄武的身影了。

柳伏城立刻派人扩散出去找,白家庄园里里外外被翻了个遍,都没有任何大巫师的踪迹。

"会不会是去田家镇了?"我问,"要不要再去那边找找?"

柳伏城摇头:"如果大巫师想跟我们联系,不会将所有踪迹和气息全都抹掉的,小白,别白费力气了。"

我皱眉道:"柳伏城,我很担心大巫师。"

"鹤琦之所以能够这么早飞升,是因为大巫师这十来天,将毕生修为全都渡给了他,如今的大巫师修为全失,身体怕是更加撑不住。"柳伏城说道,"如果真的想找他,我想,大概三天后会是最后的契机。"

"你是说,大巫师要去参加冥王和白溪姨祖的婚礼?"

柳伏城不提,我倒忽略了这一点。

大巫师做了那么多,一直都是围着白溪转的,如今白溪要嫁人了,无论是祝福,还是不甘,还是做决断,即便只是远远的再看一眼白溪,这最后一面他还是要见的。

……

鹤琦被带走的第二天晚上,童心来了一趟白家庄园。

我和柳伏城都紧张的看着他,问他鹤琦怎么样?

"鹤琦飞升成龙,但颈部带了冠。与正常龙族后裔到底是有不同。"童心说道,"阴差将鹤琦带回冥府之后,就被软禁了起来,没有任何的册封。"

柳伏城当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气愤道:"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得走一趟冥府。"

"九爷你先别急,你等我把话说完。"童心一边说着,一边给我使眼色,我伸手拽了拽柳伏城的袖子,让他冷静,柳伏城这才坐了下来。

童心继续说道:"你们应该先问问我,冥王把鹤琦软禁到什么地方去了。"

柳伏城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神却像是要吃人,我连忙问道:"软禁去哪里了?难道是引渡府?"

"冥王怎么可能将人送还到我的手里。"童心摆摆手说道,"龙族在三界六道之内,分布很广,南北有别,形态也有区别,但却很少在冥界发现龙的身影,就连蛟都很少,鹤琦是一个例外。

除了鹤琦之外,往前追溯数十万年。冥界曾经其实也有一头龙的。"

"九幽冥君。"柳伏城立刻说道,"我曾经听长辈们提过,但由于故事太过夸张,所以一直都只是当故事听,从未当真过,难道九幽冥君曾经真的存在过?"

童心摇头:"时间过去太久了,从古至今一代代传下来,不知道被改了多少个版本,所以你问我九幽冥君是否真实存在过,我也不能确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冥府里,至今还保留着独立的九幽冥君府邸。"

"什么九幽冥君?你的意思是,鹤琦就被软禁在九幽冥君的府邸是吗?"我问,"我只想知道,冥王到底什么意思?"

童心张了张嘴,想说却又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柳伏城摸了摸下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童心,冥界的事情,你比我们的消息灵通,孩子被软禁在冥界,还得请你多操心了。"

"鹤琦太小了。"童心说道,"冥王将他软禁在冥府,也是为了让他成长吧,还有一件事情,大巫师已经将虎符交给了鹤琦,至于最终虎符是否落在了冥王手里,我暂时还没弄清楚。"

我心中惴惴的,柳伏城却比我镇定的多,跟童心聊了一会儿,童心就得回去了,我们一起将他送出门,回来之后,我便憋不住了:"柳伏城,你说虎符现在是不是已经在冥王手里了?他软禁鹤琦,难道不是为了拿他来威胁我们吗?"

柳伏城却说道:"小白,有些事情你并不知道,其实在童心说出九幽冥君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定下心来了。"

"对啊,这九幽冥君到底什么来头,你还没跟我说呢。"我催促道。

"九幽冥君原名墨九幽,他是忘川河底孕育出的一条九头蛇。"柳伏城拉过我,窝在沙发上。娓娓道来,"小时候,我曾听族人说起过这位九幽冥君,之所以这个故事会在龙族流传,就是因为这九幽冥君的真身,本质上就是一条蛇,他通过不断的修炼,修为越来越高,鼎盛时期,甚至远远高于冥王。

传说中,九幽冥君曾经企图叛乱,取冥王而代之,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九幽冥君忽然从冥府消失了,数十万年一晃而过,他再也没有归来。"

"这九幽冥君修炼到最高境界的时候,飞升成龙了吗?"我问。

柳伏城点头:"据说是一头身姿矫健的黑龙。"

"都已经飞升成龙了,难道不应该成仙吗?非得跟冥王抢什么?"我忿忿道,"既然九幽冥君与冥王是死对头,现在冥王又把鹤琦软禁在九幽冥君的府邸,这不是说明,冥王想对付鹤琦?"

"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柳伏城说道,"小白,你想想,冥王为什么非得迎娶白溪?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保留九幽府邸?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想拿白家怎么样,就不会是单单软禁鹤琦了,你说是不是?"

"鹤琦刚刚飞升成龙,龙身稚嫩,那顶冠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却又被软禁。"我分析道,"如果真的是为了培养他,那么,是不是因为鹤琦与冥界有缘,又是龙身,冥王想把他变成第二个九幽冥君?"

柳伏城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咱们再等等看吧,迟早会弄清楚这一切的。"

我叹了口气,伸手便捶他胸口:"你说我应该怪你,还是怪我自己?在鹤琦这里,我们俩从来都没有像一对真正的父母一样,这孩子的命,他的前程,所有规划,都由不得我们,感觉好无奈。"

"为什么一定要按照我们的规划来呢?"柳伏城反问我,"别的不说,你就看看天赐和妞妞,他俩从小在长白山长大,在那个圈子里中规中矩的压抑了这么多年,到最后还不是跑了?我倒觉得鹤琦这样的人生反倒更加精彩一些。"

"精彩?你怎么不说刺激呢?"我更生气了,"柳伏城你到底有没有心啊,那可是你亲儿子。"

柳伏城讪讪的赔笑:"小白,再给我两天的时间。如果冥王娶亲后,鹤琦这边还只是软禁着,没有任何动静,我亲自去找冥王说个清楚。"

柳伏城都这样说了,我只能作罢。

但没让我们等太久,白玄武回来了。

那是我们得知鹤琦消息后的当天夜里,白玄武入了白家庄园,一屁股坐在大厅里,有些失神,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位高挑的年轻男人。

我和柳伏城在睡梦中被叫醒。赶过去的时候,白玄武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玄武大师兄,这两天你去了哪里?"我走过去问道。

白玄武摇头:"当日鹤琦飞升,我冲回白家陵墓救师父,却已经迟了,那时候师父已经不知去向,而我随后也晕了,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夜暝阁了。"

最新小说: 叶问天苏晴雪 都市之最强赘婿叶问天苏晴雪 陆鸣小说 都市小说萧逸风叶雅馨 穿成残疾大佬的小娇妻迟清洛秦衍 斗罗之邪刀斗罗 隐婚总裁:女人,这次来真的封筱筱聂铮 不会真有人以为重生就稳赢了吧 元卿凌楚王 池瑶张若尘是什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