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儿子杀了小儿子?(1 / 2)

皇宫。

几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小太监面露一份苦相摊了摊手,身后跟着的几个小太监虽不敢抬头,但是也理所当然的站在了这位小太监的身后。

景西一双冰冷的眸子射在这些人的身上,没有半分的情面可留。

“你们最好知道阻拦本妃进宫是一个什么样的罪名。”

空气中凝结着滴滴雨珠,几乎无人敢过来劝。

那几个小太监对视一眼,似乎是铁了心一般,一个个的虽面露畏惧之意,却似乎是有人命令,一般不敢违抗,看样子就是有一些人费尽心思早已经交代好了。

景西一把拔出了头上的簪子,瞧着面前那个瑟缩而又带着几分畏惧的小太监,并没有任何客气。

“陛下身体不适,王爷不在府中,凡事与陛下过往亲近之人礼当劝陛下,爱惜身体,按时吃药,你们这些近身伺候的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陛下身子不适,一个个的隐瞒不报竟然敢来我的路,看样子是要送你们上路了!

说,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景西光是猜也猜得到是何人所为,只是这些人的命就在这些人的嘴上留与不留,全看一念之间了那些个小太监面面相觑,踌躇犹豫之时。一到华贵的身影闪了过去。

“原来是皇婶啊,实在是别来无恙,父皇抱病,身体不适做儿臣的,自然希望父皇一切平安,只是个宫中人多眼杂,流言蜚语不断。我实在是担心,若是父皇遭遇不测所以才派了自己的人,将这里围了起来,我来保护父皇的安全,自然是再合适不过。”夏牧。言语之间似乎十分客气,只是拦在自己面前之时,那狂傲的姿态仿佛早已经胜券在握,看样子自己家王爷担心的果然是对的,要让这些人再等上一阵子,几乎是绝无可能非要把陛下气的抱病在床,这些人之间的争斗才肯暂时罢休,只是如今知道陛下生病了,做儿子的一个个的却开始有了别的念头,一个皇子而已,行太子殿下所行之事,一个个的心里究竟存了什么心思,只怕只有自己知道吧。

“九殿下的意思是,本妃没有权利面见陛下?”景西眉眼之间略带三分笑容,让人看不出喜怒。

夏牧从来都没有与眼前的女人对视过,生怕自己露出任何马脚,可这突然而来的疑问让她不由得转过头去,却仿佛如坠冰窖一般,被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过是担心父皇的安危而已,若是人人都想见那父皇,每日可有事忙了,既然父皇生病了就应该好好静养,最好是少见一些人……”

“啪……”景西抽出了一旁侍卫带着的提刀,将刀柄狠狠的摔在了九殿下夏牧的脸上。

“陛下重病,平日里必是这些人,伺候不周九殿下如今不许本王非探望,是不是想着他日陛下一咽气,立刻凑上去承袭帝位?

这历史上弑父杀君之人确实不少,若是九殿下不介意的话,自己也可以尝尝这种滋味!

看看你日后初登大宝之后,端王妃景西横死于宫中,这帝位还能否如你预料一般稳如泰山!”

“你!”夏牧知道皇叔走了以后,端王府的防范过于松散,几乎是没有留下的如从前一样的铜墙铁壁,而自己这位皇婶,虽说出身于景府,可是就算是女中豪杰也会有疲累之时,想着这两日端王府的事,是一件接着一件,正好乘虚而入,眼看着自己的大业,便是要得手之时,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

可是景西即便仅仅是一个弱女子,身后还有端王……

若是端王妃横死于宫中,且不说自己能不能过得了皇叔那一关,光是这百姓之间的揣测,日后就会像是吐沫星子一样淹死自己,到时候自己的名声被人败坏,声名狼藉之时,可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夏牧自以为这次的布置几乎是天衣无缝,一般不会有任何的意外,所以咬了咬牙开了口。

“好!久闻端王妃,乃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如今一瞧果真厉害,不过你自己也掂量好,到底是我做皇位比较合适,还是太子殿下那个蠢货比较合适。

若是皇婶实在是担心的话,我甚至可以保证他日我登上帝位之时,一定会重用皇叔,保证端王府一家的荣华富贵!

放行!”

景西声色未动,心里却记下了,看样子夏牧在关键时刻还能将自己放进去,基本上是以为这天衣无缝,所以不怕任何的节外生枝,如今写信调动王爷的兵马回到这里来救援,根本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也难怪这个人如此猖狂原来是有了九成十成的把握才会如此。

在几个小太监的带路之下,自己穿过了两层门之后,终于见到了已经卧病在床。整个人已经有一些头脑不甚清晰的陛下。与那日自己初见陛下那神采奕奕的样子,早已经相差十万八千里一般简直是天差地别。

“陛下。”景西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那些小太监们倒是有几分自觉,并没有跟上来偷听的意思,而是都退了出去,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了这位九五至尊和景西。

“你……你来了……景西,哈哈哈,这阵子朕身体不适,老是想起以前时候,还记得你姑姑那时候天真活泼十分可爱……有一件事你与王爷成婚,都已经这么久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你,其实不说也无妨,许多年前过去的事情,还希望宽容大度,你要放在心上……

咳咳,云溪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动过如此深的感情,只有那一个,只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会是这样,若我早知道的话,并不会让悲剧发生……

你姑姑聪明伶俐,朕……对你姑姑一见钟情就在空明寺里,一处海棠花树,那时候并不是只有一棵树,三两成群,点连成线,正好是好美的一排……

朕那时候不知道你姑姑的身份……更不知道她那日原本是与云溪之间有约,才会在树下等候,云溪被派驻守边关,一去便是三年没有回来……

朕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当时年少无知,完全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脑才会在利欲熏心之下做出了错事……朕对不起你姑姑更对不起他……朕这一辈子没有一日睡过一个好觉。

朕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想求你办一件事,空明寺里有朕和贵妃种下的海棠树眼看着就要到花开了的时候,你去帮朕摘一朵海棠花回来吧……”

夏云海整个人十分虚弱,说话也是不连贯的,上气不接下气。

景西眼里划过两滴泪水,原来当年之事竟然是这样,难怪姑姑成婚前夜曾与自己说,这世上任何人都斗不过天和命运的安排。

“好吗……孩子……”夏云海双手微微颤抖,似乎是想要道歉,却因为身体不够平衡而一不小心摔了一跤从床上掉落下来。

景西眼圈一红,赶紧答应一声。

出来时,眼角还挂着一点点泪水,九殿下只问了那几个奴才,大概是听到了一些什么事,却并没有深究,而那些奴才也只说陛下交代了端王妃关于贵妃娘娘的事。说是要摘一朵海棠花,夏牧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陛下的心里还是念着我姑姑实在是用情至深,陛下想要去摘一朵花名次的海棠花,本王妃实在是没有拒绝的道理,那就要请九殿下行个方便,毕竟这一路上有不少人可能会打本王妃的主意,为免日后九殿下登上大宝遭人非议,那就要请殿下派人一路护送了。”

夏牧自然愿意,毕竟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什么问题,他都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即便是景西没有这样的要求,他也是想派几个人跟着免得出了什么问题。

“那是自然,如今端王妃于本殿下乃是一条树上的人,自然要保证端王妃的安全,去备一顶软轿,你们几个必须要保证端王妃的安全,若是出了半点差池,本殿下唯你们是问。”

“是。”

空明寺。

景西带着九皇子府中的一对侍卫,浩浩荡荡的到了空明寺的门前,只可惜空明寺的规矩,若非有缘人是绝不能进的,那些侍卫便只能在外等候,让景西一个人进去。

“小姐,难道我们真的要摘海棠花吗?”秋儿疑惑地皱了皱眉头,毕竟如今紧要之时没人知道小姐到底是何打算。

景西戳了一下这丫头的小脑袋瓜子。

“三两成群陛下的意思是要我们在这空明寺,寻找海棠花树群,第3排第2棵树,去拿铲子,我们两个把树刨了,里面一定有东西……”

“啊……”秋儿惊呆的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

这谁能想得出来呀?

主仆俩一前一后几铲子下去,里面的东西终于露了出来。

“这……”秋儿不敢置信的后退了几步,眼中闪过一抹惊诧。

空明寺。

景西手里捧着三四朵开的十分艳丽的海棠花,淡淡一笑,从秋儿的手里接过了十两银子,塞到了那个侍卫头领的手中。

“有劳各位,护送本妃一路到空明寺,这海棠花树实在是高了些,耽误了些许时间,这点小钱就当是请各位喝茶的……

最新小说: 带着虎符当太子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 目标700米 我的王妃将军 我叫余则成 嫡女谋爱之夫人三思 我太喜欢雕琢天才了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